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271291883.jpg
赵林中亲述富润集团40年的“思想解放”历程
文章来源:纺织服装周刊 2018-06-01


  2018年

  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40周年

  为书写辉煌历史成就,讴歌创业创新人物, 

  盘点行业发展大事,理清未来前行方向, 

  中纺联会刊《纺织服装周刊》、《中国纺织》

  联合启动了 

  “ 改变 • 崛起 • 提升 ” 

  ——中国纺织服装改革开放40年系列宣传报道

  从今天起推出的“领军40人”栏目 

  将邀请在改革开放过程中 

  为中国纺织业做出突出贡献的精英代表人物 

  畅谈回顾40年来的探索实践,并展望美好未来 

富润控股集团董事长 

赵林中 

  “改革开放四十年,造就了中华民族的历史性变化。这天翻地覆变化的背后,深层次的是解放思想。我觉得,思想解放既不是我去解放你,也不是你来解放我,而是自我的解放。这种解放所带来的动力、源泉是巨大的、无尽的。”

  我亲历了改革开放四十年,也算得上是这四十年的见证人。回顾我们富润控股集团走过的路,体会到思想解放的魅力。

  富润控股集团前身是国营诸暨针织厂,创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初期。上江东的一个小弄堂里,几台台胞捐赠的二手大圆机和县工业局拨给的10万元资金,是针织厂的全部家当。1986年,组织上派我到诸暨针织厂,那时的针织厂设备陈旧,产品落后,困难重重。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凭着“饿煞不如犯法”的诸暨“木佗”的勇气,我们开始了改革发展的征程。但那时,国有企业的条条框框很多,做起事来难免缩手缩脚,正如冯根生老前辈所说“该出手时难出手”。用我在“二轻系统”工作的经验来看,如果不从思想上解放自己,没有一点改革精神,是难以突出重围的。

  说到解放思想,当时国有企业有三句话,我就认为不能固守陈规、需要变革。一句是“职工的事再大都是小事,企业的事再小都是大事”。听听很好,但我有点不大认同,我提出“职工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企业的事,是大事就是大事,是小事就是小事”。

  一句是“企业得大头,集体得中头,个人得小头。”听听我也觉得蛮有理的,但看看针织厂的境况,另外算了笔账,我提出变成“个人得大头,集体得中头,国家得小头”。2003年我参加全国两会,有位国家领导人到浙江代表团参加审议,我汇报时也说到了这句话。当时代表们和在场的领导听到都吃了一惊,会场中“嗡”的一声,笑开和议论开了,心想,这个赵林中怎么可以这么说。这时领导发话了,你们先别忙,听林中同志讲。我打了个比方:把三者利益分配关系以百分制计,国家得32%,集体得33%,个人得35%,我们是国有企业,那集体的33%也是国家的,总共加起来国家还是得65%。国有企业太“死”了,应该向个人倾斜点,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这样国家才能真正得大头。听完我的解释,只听领导说:林中同志,这笔账算得好!

  还有一句话也被倒了过来,平常说“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我说是“小河有水大河满,小河无水大河干”。

  这些在改革开放之初听起来有点“反动”的话,如果没有一种宽松的政治环境,也是不敢说的,实际上就是一种改革的理念。通过改革,针织厂止住了亏损,有了利润。后来成立了诸暨的第二家中外合资企业,还买了当时诸暨最高档的皇冠小汽车。

  进入九十年代初期,邓小平同志发表了著名的南方谈话,提出三个“有利于”、鼓励敢试敢冒敢闯、不争论。这真是一个春天的故事!我清楚地记得,在石子岭用仓库改造的老办公室里,我们针织厂的党员干部自带凳子,济济一堂学习讲话,感到心里一下子亮堂了。

  这个时候,诸暨已经有了民营企业,我就想既然承包制不再新鲜,那要不改为“公私合营”,介于承包制和股份制的技改募股模式,让车间主任也有点资产。比如,车间里国有资产有100万,你拿出几万、几十万元钱投进来,模拟股份制运行。车间有了利润,就按照比例来分红,亏损也按比例承担。这样车间主任就有了压力,也有了积极性。“公私合营”当时是不允许的,我们是不争论、不声不响地搞。好在效果不错,因为国有资产增值了。

  从1992年开始,在有关部门的统一安排下,我们急风暴雨式地承接合并了20多家企业。这些企业在当时的情况看应该都存在这样那样的困难。它们基本上都是劳动密集型的企业,职工多,历史负担重。我们承接后,状况有了一些改观,平稳过渡。其中的关键就是转变思想,转换机制。我们自身也没有什么品牌优势和资金实力,只有从机制、管理、文化方面做些文章,去拉动各个环节的变革。

  1996年富润集团党委把多年来围绕思想政治工作的一系列做法进行总结整理,形成《经常性思想政治工作条例》,内容涵盖党建群团、职工生产劳动、工作学习、家庭生活等8个方面,共60项具体规定,真正做到了职工冷暖有人问,急难有人帮,生老病死有人管,呼声建议有人听,成绩进步有人赞,歪风邪气有人抓,好人好事有人夸,员工亲切地称它为《六十条》。《条例》制订20多年来,已经八次修订,1996年同步成立的“困难职工基金会”累计捐款12万多人次,救助困难职工13000多人次,补助资金达1800余万元……

  1994年我们成立了股份公司,经过三年运行,1997年6月成为诸暨市第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了,压力也不轻,股民的钱也不是那么好用的。我当时说,只能高兴三秒钟。我们参照上市公司的模式搞“模拟股份制”。即把生产单位模拟成一个股份公司,国有资产、上市公司占一部分股份,骨干拿出一部分钱,共同买新的设备搞技改,我们叫“技改募股”。在此尝试的基础上,2003年开始,全面进行体制提升,内部自己称作“新体制”,有些学者称为“新国企”。

  放手建立激励、约束机制,可持续激发企业的自主技术创新能力和品牌开发能力。在改制条件尚不十分成熟的情况下,我们提出的“国有牌子不倒,机制必改”,契合党的十六大和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投资主体多元化,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虽然仍有少数企业还存在困难,但总体上说效果和后劲还是比较好的。所以我也常说,解放思想不是主观臆想、奇思怪想,更不是胡思乱想,而是要从客观实际出发,解决问题,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径。同时还要辩证对待,比如:发展是硬道理,但硬发展就不一定有道理。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全国范围推行国有企业改制,当地政府也多次下达限期改制的指令,但由于集团的特殊历史和现状(兼并企业基础参差不齐,职工多,冗员更多等等),我们确立了“软着陆,缓转弯”的指导思想,内部单位自身有积极性的,按照“统一政策,分类实施”的原则,可按规范先行实施“三彻底”的改制;国有、集体企业职工身份置换,走在产权置换之前,平稳过渡,时间换空间,充分考虑职工或管理团队对改革的认识程度,接受能力,渐序推进改革,迈小步,不停步。一切从实际出发,怎么有利于企业的稳定发展,怎么有利于解放生产力就怎么做。顺势而为,借势借力推进改革。

  由于集团历史包袱重,有效资产有限,产业又多为传统的商业、纺织业,市场竞争力弱,不找到某个结合点,是难以完成“三彻底”的企业改制的。2006年当地政府实施旧城改造,涉及集团绝大部分商业企业,我们提出“结合旧城拆迁改造实施商业企业改制方案”,于2007年8月完成了商业企业的“三彻底”企业改制;2010年初当地政府把集团化肥厂区拆迁、绢纺厂区整体搬迁列为重点工作,我们向市政府提出了结合拆迁安置整体推进集团改制的建设,最后由产权持有单位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制订了《富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改制方案》,直至2011年12月22日完成集团改制。在改制过程中我们自觉接受当地党委、政府领导,管理团队清晰自己的界址,“不越位,不缺位”。

  产权制度改革,尤其是集团本级产权制度改革是改革的深水区。在改制过程中,我们严格遵循规范,阳光操作是改制过程中最大的政治。认真学习、领会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政策法规,严格按改制规范,包括由改制企业国有产权持有单位制订改制方案,清产核资、财务审计、资产评估、专家评审、交易管理、依法保护债权人利益,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等实施改制。特别是改革成果由全体职工共享方面,凡涉及职工利益的遵循“有政策的严格按政策办,可这可那的往职工有利方面靠”原则,充分保障职工的合法权益,在拟接盘公司的股份设置中充分吸收职工的自愿平等的参与,对职工参股数量原则上不设上限,机会均等体现对职工最重要的公平。因为规范、公开、公平,改制工作心顺、气正,获得绝大部分职工的拥护、支持,不但顺利平稳地推进了改制,而且改制始终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2011年12月22日,完成改制资产分割,从国有独资工商注册变更为由职工和管理团队持股的诸暨惠风投资有限公司、市国资办分别占股81%、19%的有限责任公司,由此,富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完成了“双置换”、“三彻底”要求的企业改制。虽然改制成国有资本参股企业了,但我们党委始终坚定“不管牌子怎么换,体制怎么改,机制怎么变,党组织的战斗力不能削弱,依靠职工办企业和办好企业让职工有个依靠的思想不能变”的理念。

  由于历史和体制的原因,虽然我们在经济总量、利税等方面难以与优秀的民营企业相比,但回首富润的三十多年,通过深化改革,使这个地方小国有企业在特定的背景下,不但没有被湮灭,还获得了一定的发展,为当地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比如1999年在政府缺乏建设资金的情况下,把配股资金全部投入诸东公路,实实在在地改善了沿线镇乡的交通和环境。

  亲历改革开放四十年,我切身感到:解放思想,黄金万两;解放思想,魅力无限。站在新的时期,新的起点上,我们唯有不断学习,不断解放思想,不但要开放,而且要放开。在三个“有利于”和我们集团提倡的“忠诚于党的事业,忠诚于国有资产,忠诚于富润的事业,办事认真,处事公正,经营廉正,艰苦勤奋”前提下的解放思想。

  改革发展是永恒的主题,解放思想未有穷期,富润的改革发展稳定任重而道远。在新一轮思想解放、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我们要按照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要求,做永久本分和谐的企业。

 
《纺织服装周刊》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纺织服装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纺织服装周刊,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纺织服装周刊”。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5872143
 
相关文章
更多资讯
红棉时尚与生俱来.jpg 2015常熟海报(终)_副本.jpg 男装设计中心.jpg 西柳中国商贸城.jpg 江苏服装源产地龙头市场.jpg 常熟天虹服装城.jpg
组织架构 | 版权声明 | 订阅中心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京ICP备11016217号-19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200 版权所有 《纺织服装周刊》杂志社 技术支持 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